主页 > 数字专业 >「妳很好!妳没有做错什幺。」给我们这些曾经流产的妈妈们 >

「妳很好!妳没有做错什幺。」给我们这些曾经流产的妈妈们

2020-06-11  点赞954   浏览量:948

第一次怀孕,真的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啊!
 
人生好像开了新页一般,不再是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将带着另一个新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活着的任务变得单纯却庞大,什幺都好新奇。为此,我刻意把步调调整得好慢,哪怕只是走路,都像小婴儿一样,谨慎地踏出步伐,套上妈妈这个新角色,牙牙上路。 
 

然而,我和第一个孩子,只相处了两个多月;短短的九週,就面对毫无心跳的超音波萤幕。医生面对一切正常的数据们,也只能推测应该是染色体异常造成的胎儿生长停滞,没有原因、也无从防範。我和老公互望,两人的眼神都在绝望地问着:「那怎幺办?」
 
休息三个月后,我抱着一定要把孩子生回来的心情,再次到医院报到。
 
在诊间等待人称老王的王家玮医师时,顺手翻了翻桌上的病历表,看到医师写下“Spontaneous Abortion"的字迹,「那是什幺意思?」我问外文系的老公。老公说,第一个字是「不是计划中的」,第二个字是「堕胎」的名词,看起来应该就是流产吧!

“Spontaneous",不是计划中的,这个字解释了我过去三个月最无法释怀的癥结。因为某种无法了解的原因,我的孩子在超音波照片里失去了讯号。这样的意外,在宝宝的计划中吗?还是在老天爷的计划中呢?

休息之后,「再次怀孕」才刚排入我三十六岁的行事曆,“Spontaneous"却立刻跟着烙在心上;它时时刻刻提醒着我:要抱持最大的希望,也要作最坏的打算。孕妇好像就是这样在平衡木上行走的,除非看到孩子平平安安出世,否则妈妈的心永远都会被“Spontaneous"推在半空中摇摇晃晃。 
 
「糟糕!我刚刚被吓了一跳,宝宝有没有怎幺样?」

「糟糕!我刚刚吃的菜里面是不是有什幺不该吃的?」
「糟糕!我是不是睡错边了?」 
 

怀孕前两个月我几乎天天在凌晨惊醒,很想念离开的孩子、很害怕再次失去,想着想着就一路哭到六、七点才又入睡。哭泣是不好的,压抑也是不好的,可是怎幺办呢?好像越害怕它,越冲着你来。有时忍不住把老公摇醒,有时打电话向姐妹淘诉苦,只要听到她们温柔又坚定的声音就能安静下来。

 

在灵修的Vivienne建议我可以试着冥想、画画,用自己的方式和宝宝沟通。一开始真的有点难啊,因为无法看见立即的效果,也不确定自己在做什幺。后来我对自己说,情绪来时,先静下心来想想那是什幺?是恐惧、愤怒还是沮丧?
 
有时觉得自己「被孩子遗弃」了,所以很沮丧;有时是觉得自己「没有好好保住孩子」,而感到自责;再进一步问问自己,我真的能预防「染色体异常的流产」吗?
其实是不行啊!
我有没有好好保护孩子?
想透了,尽力了,就够了。

慢慢的我把Vivienne教给我的方法,变成专属于我自己的仪式:无论是摸着肚子说话、祝福我的孩子,都让自己很诚实地说出身为妈妈的害怕和期待;在说的过程,彷彿我也更了解自己的想法了,也得到一种很踏实的沉静。 

 

当那些伤痛无法言说时,我也试着拿起笔画画,画出孩子在子宫里面的样子,用各种温柔的质地包围他、保护他,为他打造一个舒适的小窝。有时也透过冥想,想像自己吸进一口口绿色的气灌溉他的生命,再想像自己吐出一口口灰暗污浊的空气,带出自己的负面情绪,让他的小房间更加纯净。
 
「妈妈就是你的中央空调,跟空气清净机喔!」我喜欢这样从屋顶上面,对着里面的小房客说。 
 

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的担心、害怕已经很遥远了,感受却又那幺清楚。我想对身边怀孕的朋友说,找一件能让你相信的事,真的很重要。那段日子,即使我和先生对于流产的解释不同(他喜欢说,宝宝是要回头去带另一个迷路的宝宝一起回来),那都没有关係。就怀抱着各自的相信继续走下去吧。找到一个能让自己心情平衡的方法,这在我怀孕时帮助很大,甚至能冷静地慢慢等待情绪消散,回复到能好好跟宝宝相处的平常心。

 

永远抱持正面能量,对曾经遭逢意外的妈妈来说并不容易。也许,我们就是已经无法回到一张白纸的状态享受孕程了,因为曾经那幺爱,所以永远这幺痛。
 
那幺,就好好照顾自己吧!即使身边的人会忽略你经历的伤痛、说些无法疗癒你的安慰话,我们都可以用一颗最坚固的心,保护自己,也保护宝宝。 
 
妳很好。
妳没有做错什幺。
 

「妳很好!妳没有做错什幺。」给我们这些曾经流产的妈妈们

图/本人提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