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设计游戏 >John Rekenthaler 高风险ETF的存在价值 >

John Rekenthaler 高风险ETF的存在价值

2020-06-07  点赞699   浏览量:570
John Rekenthaler 高风险ETF的存在价值

2月下旬,一只在美国上市的ETF VelocityShares Daily Inverse VIX(XIV)一星期内亏损了95%,继而关闭。到底ETF经历灾难性损失的情况有多常见?基金突然关闭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是新鲜事。一般基金以及早期推出的ETF很少突然倒闭,但新一浪的ETF产品,如槓桿和/或投资于期货的ETF却是另一回事。

事实上,在过去5年,在美国上市的1135只ETF中,其中66只的年度回报率低于负20%,即其累计亏损超过67%。另外,超过600只ETF已经关闭。由于2000年以前市场上的ETF数目明显较少,现在亦只有不到2200只ETF,因此ETF的死亡率算颇高和快。当然,并非所有已关闭的基金都是一无事处,但大多数ETF均于大部分时间表现差劣,或者是非常差劣。

新类型ETF风险愈来愈高

如果现在你还不对这些非典型ETF存有戒心,请留意:其中25只ETF每年下跌超过40%,累计跌幅近80%;另外7只ETF的年度化损失超过60%。我曾经持有一只下跌60%的投资产品,感觉非常难受,但它在翌年表现反弹,而非年复年地下跌60%。

更重要的是,这些ETF的风险愈来愈高。市场首先推出槓桿型ETF,然后是双倍槓桿、3倍槓桿。而VelocityShares更推出了4倍槓桿ETF。从技术上来说,这些新产品是交易所买卖票据(exchange-traded notes),意味发行人会保证基金的支出,而不是像传统基金般将收来的资金分配入独立账户。毫无疑问,5倍槓桿的ETF迟早会于市场出现。

大部分这些基金都不会成功。基金槓桿程度愈高,其破产(或接近破产)的可能性亦愈高。要击倒这些基金并不需要完美风暴,一个相对普通的跌市便可以做到。按照AQR的Cliff Asness的分析,导致XIV关闭的,是一种8年一遇的事件而已,情况不及罕见的金融风暴。

投资产品简单就是最好

这些注定失败的基金到底是有其用处?抑或只是基金公司为了展示与众不同而衍生的产品?

我较倾向于后者。虽然最好的食物不一定是最易烹调的菜餚,最好的汽车不一定是最容易组装的车款,但换了是投资产品,简单就是最好的特质。我有一位旧同事断定所有概念複杂的基金都是不值得她留意。基金公司对她的态度非常不满,认为她不深入了解那些产品是不负责的行为。但事实上,她在绝大多数情况都是对的。

虽然我对这些基金的效用深表怀疑,我现在的同事仍建议资深投资者可以在两种情况下使用这些非典型ETF,而两种方法都涉及趁ETF初期表现上升时获利。(前提是ETF有能力早期获利;如果ETF一开始就亏损,投资者很可能无法享受任何后期利润。)高槓桿ETF产生的未实现收益通常难以持续,因此投资者应尽可能及早实现回报。

两种方法运用非典型ETF

第一种方法是尽早和经常重新平衡ETF。投资者持有这些ETF的目的各有不同,取决于其槓桿的资产以及投资组合的其他组成部分。有些人以它们为对沖,有人以它们为炒作。无论如何,频繁的重新平衡都可以帮助投资者实现收益。在这种情况下,儘管XIV在2018年大幅下滑,但它对美国股票投资组合仍有其作用。

实现收益的另一个方法是採取积极的提取策略。投资者可将ETF视为短期年金,在开始投资后不久便定期从中提取资产。以XIV为例,Morningstar的Maciej Kowara就以下设定情景计算:如果投资者在XIV成立初期买入该ETF,然后在每星期结束时提取基金当前资产的1.2%(不是最初买入价格,而是基金在提取时的价值)。该ETF的内部收益率的年度回报高达20%。

我必须提醒,如果按照标準表现数据衡量ETF的回报,ETF由成立到关闭都是亏损的。而前一段设定的投资经验与一般规则相反:一般来说,一个频繁买卖的基金投资者在现实中赚取的回报往往少于基金的纸上回报,原因是投资者经常高买低卖。而相反,频密的重新平衡或提取的投资者往往能够高卖低买。

不过,如果ETF在投资者买入不久后就下跌而非飙升,以上说法就不再成立。另外,这类型策略只适合落力参与的资深投资者,绝对不是任何人可随时尝试涉足的产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