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设计游戏 >【好想艺术】垃圾就是我们的历史 >

【好想艺术】垃圾就是我们的历史

2020-06-12  点赞164   浏览量:949
【好想艺术】垃圾就是我们的历史
艺术家丹尼尔.克诺(Daniel Knorr)今年应油街实现邀请来到香港,为「艺术家的书」製作第十二号作品。
【好想艺术】垃圾就是我们的历史
克诺称这种是当下的考古学(contemporary archaeology),纪录时代与城巿的各种型态。
【好想艺术】垃圾就是我们的历史
克诺在青马大桥对面的滩头掇拾,他说从此可看出,香港是独特的城巿,具有独特的层次。

文:邓小桦

艺术家丹尼尔.克诺(Daniel Knorr)生于罗马尼亚,九十年代于慕尼黑美术学院毕业后,他移往柏林居住、开始创作;至今作品已被世界各地艺术馆收藏。他的持续性计划「艺术家的书」(ArtistBook)于2007年开展,至今已为世界十一个不同地方,包括新西兰、爱尔兰、瑞士、洛杉矶等地,製作出独有的书籍。今年他应油街实现邀请来到香港,为「艺术家的书」製作第十二号作品。

垃圾造书


克诺的书籍製作并不是一般的书;他在不同的公共场域中收集非有机丢弃物(即垃圾),加以三十吨的压力把物件压进书内的空白页。艺术家利用这种打印模式使物件在书页上留下痕迹、形成纸浮雕,再用保鲜膜保存。这是改造现成物,重组了複数无名者的生活历史。克诺称这种是当下的考古学(contemporary archaeology),纪录时代与城巿的各种型态。

所以克诺的工作过程总是像工人一般搬运着垃圾,操作着大型压力机械,以至纤白纯洁的纸张。克诺说,无意特地去追寻一些「当代」的东西,「但作品出来之后,它就成为了当代艺术品。」这些已经不再承载价值的物件(value free object),克诺相信它们在未来可以一一展示我们是谁,如何存在,我们当下在何处,我们的社会之真相。

有一本书叫《垃圾之歌》(Rubbish! The Archaeology ofGarbage),是人类学教授威廉.拉什杰(William Rathje)和美国专栏作家库伦.默菲(Cullen Murphy)所着,乃由研究纽约巿史坦顿岛的巨大垃圾山,以及世界各地及人类史上的各式大型掩埋场之所见。书中说到,考古学家可以在一条垃圾场的大型濠沟里,清楚地从垃圾地层中看到人类文化由鲸鱼油灯至电灯泡的转变。不过,大型掩埋场的成分结构都是类似的,克诺的计划则是个别的、变化的。

克诺看香港


克诺在青马大桥对面的滩头掇拾,觉得这个沙滩非常独特,许多维度集中到一起:工业(破轮胎、铁枝)、製造业(胶瓶)、渔业(钓具、鱼虾)等等,而又有些人则只想在这里找到一些城巿的慰藉。他说从此可看出,香港是独特的城巿,具有独特的层次,「非常具启发性,每个角度都有启发性的事物。」

克诺说,刚到香港时当然被震撼,「所有东西都这幺大、这幺高,又这幺小。这些维度比以往我遇到的都更具挑战性,一开始有点迷惑。现在愈来愈舒服了。」吸引他的首先是旺角、中环这些地方,然后他在新界建立了工作室,又接触到九龙。

克诺住在重庆大厦的棺材式旅馆,真是太有香港特色了。他这样说明他的房间:非常小,只容得下一张床,但要有的东西全都有。他竟敢打开房间中密闭的窗子,窗外是重庆大厦着名的迷宫一样的天井,没有阳光,只见到纵横密布的冷气机,楼上会掉下垃圾、衣物、硫酸、化学物、老鼠……但克诺说,他也可以觉得这样是自己的家。他也想问重庆大厦里的人,为何选择这里作为家。

克诺在重庆大厦中行走,与印巴、南亚裔人士都交言甚欢,已经熟络起来了。那幽暗的商场和店铺,他并不排斥。一如他在垃圾堆中发现许多的层次与故事。他认为,艺术家并不一定持老师指导学生那样的态度;而如果通过艺术,我们能对周围的环境更敏感,对周围的人们更理解,更开放,这将会对我们的城巿更好。克诺认为,艺术和政治是同构的,就像我们必须理解艺术,我们对政治运动也要更理解,我们必须知道发生着甚幺事。


(香港电台电视节目《好想艺术》(本集于6月10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10时在港台电视31及31A播映;逢星期三晚上6时在无綫电视翡翠台提供节目重温;港台网站tv.rthk.hk及流动程式RTHK Screen视像直播及提供节目重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