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察风暴 >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上) >

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上)

2020-07-27  点赞107   浏览量:963

有一部电影屹立不摇二十五年,坊间关于这部电影的幕后製作故事太多,这篇则是从杀青那一天开始说起,这是《霸王别姬》从禁演到上映的坎坷故事。

坎城的侠女徐枫

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上)

1993年是对台湾电影至关重要的一年,这年《喜宴》与《戏梦人生》让台湾扬名海内外,《霸王别姬》更赢得坎城影展最高肯定的金棕榈奖,身为监製的徐枫对坎城不陌生,她主演的《侠女》在1975年曾获得坎城影展技术大奖,之后更以《刺客》与《源》两度荣获金马奖影后,身为演员又是电影监製的她在1998获得坎城最佳製片奖,在2017年金马奖获得终生成就奖。回到1984年,那一年徐枫在台湾设立汤臣电影公司,落址三重重新路,汤臣推出《好小子》、《滚滚红尘》、《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等共26部电影,她最得意的成就《霸王别姬》甚至还在2018年底重新修复上映。

《霸王别姬》在1992年7月杀青,没有人想像得到这部电影的坎坷,后来没有中国金鸡百花奖,不能参与香港电影金像奖,更被金马影展执委会拒绝参赛,而且还一度被新闻局封杀不得在台湾上映。

五个女子列禁片

这不是第一次了,1989年同样是徐枫监製的《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也沦为禁片之列,当时电影在中国西北地区拍摄期间,有一位台湾演员生病了所以徐枫用了一位「中央戏剧学校」的学生而被新闻局禁止上映。电影之外的电视台製作环境也不平静,1989年琼瑶的电视剧《六个梦》製作被人检举有中共资金,1992的电视剧《青青河边草》有中国儿童担任演员。然而这两部「电视剧」几经抗争之后新闻局还是放行,但放行后的新闻局在「电影业」方面的上映审查却是非常的严格,这使得徐枫抗议新闻局「一局两制」并提起行政诉讼以及申请重检《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1992年劳动节这天,徐枫送上一万两千余字的万言书给行政院新闻局局长胡志强,争取「电影业」拥有与「电视业」一样的待遇。

《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在东京影展参赛之际,在日本的驻外人员不让徐枫「用台湾名义」参加竞赛,驻外人员表示因为这部电影在台湾仍是「禁片」,最后直到1992年底才解禁,对此汤臣影业表示「还好不是时装剧,不然放了两年就完蛋了」。所以发生了1993这一年同是徐枫监製的两部片,《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入围金马,金马却不见尚未解禁《霸王别姬》的尴尬状态。

不可以代表台湾

1993年是辜汪会谈的首年,于四月在新加坡举行,在四月的稍早,新闻局长胡志强拒绝了《霸王别姬》的二度审核。胡志强表示必须依法行政,并对内要替台湾演员争工作权益,更在过程中屡屡提及「不要认为有可能获得国际奖项我们就要放水」。

《霸王别姬》被新闻局驳回申请维持禁映,原因是不符合《大众传播事业赴大陆地区採访拍片製作节目作业要点》中「大陆演员部分,大陆演员不得逾电影片主、配角二分之一」的规定。但是徐枫非常急,因为第46届的坎城影展将要在五月举行,徐枫希望《霸王别姬》是挂中华民国台湾出赛坎城,但新闻局的盘算与考量似乎不在这边,最后在四月胡志强的强势回应下,五月《霸王别姬》只好以「香港」作为出品国进军坎城,「中华民国」在此错失历史的机会。

当个恶人胡志强

胡志强四月坚持禁片的判决,没想到五月法国传来捷报,《霸王别姬》拿下最高荣誉金棕榈奖,媒体纷纷以「华夏之光」报导,隔日舆论的压力回到了新闻局。在媒体的逼问下,胡志强说短期内是不会开放的,而他为了对未来负责,倒宁可当个「恶人」。这回应也换来立法委员赵少康、李庆华连日紧急质询新闻局,希望可以放宽演员限制让这部电影可以商演。此时李登辉时代的国民党正处动荡,总统选举是要「直选」还是要「委任」的政治角力也没歇着,获得金棕榈之后的三个月,新党从国民党分裂出来,再过一年,总统「全民直选」的宪法增修条文完成。

宁可当个「恶人」的胡志强原本是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接任行政院新闻局局长那年,台湾电视圈正瀰漫着赴中国製作电视剧的风潮。新闻局的「反共、反洗脑」优先的工作指标,频频被电视圈的製作人挑战而让步,当然让电影工作者认为新闻局有两套标準。1992年十一月《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通过审核,胡志强在十二月笑容满面地前往金马奖现场祝贺并与演员合照,然而,四个月之后胡志强却对《霸王别姬》立场强硬,说他宁可当个恶人。

1993年五月坎城获奖之后,每次徐枫跟胡志强在公开场合见面都有一股对决的张力,徐枫投书媒体电影万言书之后的一个月亲自拜会新闻局长,她原本要带着奖项在胡志强当面说:「这个奖项原本可以是台湾的,是你自己不要」但想起丈夫汤君年的叮咛,转而拿起公开信朗读:「真正爱电影、关心电影的局长。」而胡志强也不是省油的灯,见面直说恭喜:「你得奖就是我得奖」,这天见面,在媒体面前彼此笑得尴尬。电影的戏还没能在戏院上演,此时却是真实上演的一齣政治对决电影创作的真人秀。

这年是台湾电影蓬勃的一年,《喜宴》、《霸王别姬》有望被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电影,这一年杨德昌的《独立时代》正筹拍,吴念真的《多桑》还有李安的《饮食男女》也在拍摄中,此时台湾社会的电影热度高涨,消息一度传出,胡志强将率中华民国代表团参加奥斯卡。

继续阅读:禁片《霸王别姬》如何解封?台湾政治不愿意被想起的故事(下)

相关阅读